您当前位置:首页>资讯>购房政策>

购房政策从放松到收紧:TA和TA的房子有多远

发布日期:2019-12-04 14:07浏览次数:

购房政策从放松到收紧:TA和TA的房子有多远
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。一千多年前杜甫的心愿,时至今日仍然是大城市无数行色匆匆寒士遥远的梦。
以下是两年来小A、小C、小D略显悲情的购房故事,不要问为何没有小B,因为小B已经早早买房了……
自2004年土地出让市场化改革以来,我国共经历了4轮房地产收紧调控。2006年、2010年、2013年和2016年,大致对应房地产市场每三年左右都出现了“小周期”特征。基于国人买涨不买跌的消费心理,中国楼市“小周期”的运行逻辑可以概括为:房价上升,买房者越来越多,直至购买力透支,市场触及天花板。随后,交易量和房价稍有下滑,买房者减少,购买力重新积蓄,为下一个周期做准备。
2015年3月30日,以二套房贷松绑为标志,上一轮收紧周期结束,相对宽松的市场环境客观上为2016年房价一路疯涨提供了弹药,局部地区积累了不小的泡沫风险。因城施策、冒头就打。去年9月30日起,密集调控在全国范围内展开,此后中央更是连续喊话“房子是用来住的”。今年3月以来,一二线热点城市纷纷划定房价环比不上涨的红线。“打地鼠”模式开启后,20余城启动或升级了限购,一日四城的调控节奏屡见不鲜。
不论刚需还是投资,两年中人们都通过买房这件人生大事体味到了钱永远是少、计划赶不上变化的五味杂陈。从楼市被宏观刺激开始,短短两年,在暴涨的房价面前,买房人也深深地被刺激着。如今,接二连三的限购来了,以松绑为标志的“3.30”政策已成过去式。从松绑到限制,不过短短两年。未来的楼市,不知还要经历多少个这样的轮回。
小A:想换房却最终没房了
在一二线热点城市,没有房子的人感到落寞,有房子的人也时常感到焦虑,特别是换房的时候,永远是计划赶不上变化。
2014年,原本与父母居住在天津河西区万科金奥国际的小A“小登科”,以1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西青区宏城御溪园一套88平方米新建商品住宅。“当时我的收入很不稳定,是父母卖掉一套房付的全款,新房是顶层,价格上比较实惠。”2015年,小A事业步入正轨越来越忙碌,儿子的出生令他左支右绌。“平时都托父母照顾孩子,很少再回自己家,便产生了与父母做邻居的想法。当然,把房子从西青换到河西也有投资的考量。”
小A表示,去年楼市那道狂飙最初令他兴奋不已,“2015年御溪园的房价都没啥变化,谁料从去年3月起行情突然启动,不少邻居都在卖房,8月时一打听均价上2万元了,我赶紧把房子以200万元挂了出去。当时,金奥国际的均价27000元,买套80平方米两室几乎不用贷款了。”小A的如意算盘,被时间打败。因为所持有房源是顶层不易出手,他的卖房计划两个月后才得以完成,其间遭遇了金奥国际业主毁约提价。去年11月,小A终于敲定换房大计时,所看中的金奥国际房源单价已高达35000元,陡然间需要贷款80万元。
“我和妻子的月收入总计10000元,养孩子的同时负担近4000元的月供压力太大了。和家人商量后,最终花150万元买了套酒店式公寓作为投资,以后就跟父母一起住老房子了。”
小C:新政一出 首付增加 买房又悬了
如果没有“3·17”新政,三年前顺利在京落户的中国传媒大学教师小C(化名),5月就能入住400万元购置的昌平新家了。
“借着京津冀楼市去年这一轮暴涨,春节前我把老家保定一套100平方米住宅以160万元卖掉,总算凑齐了四成首付,等来了在北京置业的机会。”
时针拨回到2015年,30岁的小C与从事广告策划的丈夫离婚,重新搬回了学校提供的10平方米单身宿舍。
“从大学毕业留在北京的那一刻起,我就渴望有一个温暖的小家。结婚后,虽说40平方米的小房子在婆婆名下,但完全是按我的设计重新装修的,奔忙时总会安慰自己——这个城市至少有一盏灯是为我而亮。谁知到了而立之年,因为离婚又过上了漂泊生活。搬回宿舍那天,我在电话中哭着对母亲说,一定要在北京重新安家……”
今年3月5日是个周日,小C与业主签完购房合同,下午就迫不及待来到新小区楼下的花园,呆坐着憧憬生活重新开始的样子。“在我的潜意识里,在北京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,哪怕不到80平方米,也可以算是摆脱离婚阴影的最后一步,好心的业主甚至答应我没有住处的话可以提前搬进去。”
小C的美梦,被突如其来的北京调控新政打断。
3月17日,北京开启认房又认贷模式,因之前有过商业贷款记录,小C的购房行为瞬间被界定为二套,首付比例提高至60%。“资金缺口一下子就是80万元,犹如当头一棒。”
进是难以背负的人情债务,退是无法面对的天价违约,小C跟所有买房只差网签临门一脚的人一样,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。“3月18日是我经历过的最难熬的周六,通讯录上相熟的亲友都借遍了,还是差20万元没着落。可事到如今,我已无路可退,哪怕砸锅卖铁也要把房子买下来。”
小D:一直租着一个家 买房梦愈远
面对擦身而过的购房机会,也有许多无力负担的人选择放弃。
2006年,小D偕妻子从山东聊城来到天津,选择在环湖中路体育学院对面经营面馆。当时,快速路中石油桥旁的国风园70平方米两室住宅,月租金800元即可拿下,距面馆步行仅需10分钟。小D一家人找到栖身之所后,便一直期盼着在津安家,没想到这一租竟已过去十年。
“我刚来天津时,纪庄子前街这片区域被很多人看作是城乡接合部,绝对属于价值洼地。一直到2015年3月,国风园房价也没有出现大幅波动,80平方米两室120万元。”聊起房价,仅有初中文化、表情稍显木讷的小C颇为专业,“2016年春节后返津,我打算首付30万元在国风园购房,没想到因为装修店面迟了一个月,就赶上了房价跳涨。”
小D对新金融观察记者表示,最初业主报价只是在总价上增加5万元、10万元,认为只是中介营销手段的他选择观望。直到业主开始在均价上以5000元为单位加码,小D才发觉曾经近在咫尺的“购房列车”,已将他远远甩下。
“仅仅一年,国风园均价就从15000元飙至30000元,如今80平方米两室总价240万元,外地人首付四成需96万元……看来以后还是得落叶归根回聊城。”津漂十载,小D仍租住在最初的落脚地,令他稍感安慰的是,早已相熟的房东在租金上颇为照顾,2000元的价位比周边低不少。
事实上,高房价引发的“逃离北上广”话题,近两年在社会各界被广泛讨论。官方统计数据显示,2006年至2016年,中国一二线城市的房价上涨了5倍,远超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幅,不少原来在北上广深打拼的人,因为无力购房的挫败感选择离开。
关于我们   联系我们   新盘代理   人才招聘   免责声明  
Copyright © 2019 - 2020 xxswj.cn. All Rights Reserved. 是我家新乡房产网 版权所有     网络经营许可证     豫ICP备14021288号-1     技术支持:是我家新乡房产网